头条

App Store之后,轮到微信应用号艹我们了

“张小龙比李彦宏制造了更多的信息不对称和认知的鸿沟,因为人们质疑和拷问百度,却尊敬微信”。

除了《颈椎病康复指南》,程序员床头还应该放一本毛选

程序员是保持阅读习惯最好的互联网人群。他们在如今日薄西山的图书市场中养了一只类似教辅图书的现金奶牛,但是……

程序员的黄金时代

王欣本人可能回来,但是那属于程序员创业的黄金时代,再也回不来了

等你死了,他们好写10万+,好在朋友圈里转发

我想当年我们的宿舍,至少在那个夜晚应该估值2000万吧。

每一个老板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

老板们不喜欢的,不是你离职,而是你离职之后比原来还过得好,让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创业者变坏是从他们不听摇滚开始的

这群作恶的创业者生长在没有崔健和窦唯的时代。

这内容创业的盛世,如你所愿

我很满意,我们一群小编的命操着特稿作者的心,穷逼剧组的命操着中国版《硅谷》的心,现在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

我不是针对YC,我是说在座的孵化器都是垃圾

向孵化器、创业咖啡开个地图炮

反动技术权威冯大辉

冯大辉这个同志呢,在阿里巴巴的时候就是组织上“入了党”,但是在思想上“没入党”,我们要批评他。

黑社会也是一届不如一届啊

朝阳大妈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过去也恨极了举国体制

一群刚刚湿身爬上赵家船,还不晓得船上有没有座位的人,回过头就嘲笑身后正在奋勇游向船尾的父老乡亲姿势太太难看。

北京早已折叠

就这样,从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不同人群的物质生活被隔离了,随后精神生活被隔离了,到了22世纪不知道会不会产生生殖隔离。

如果媒体说你的公司不行了

媒体写一篇负面的报道太容易了。当年的微博有没有活跃度下滑。有。如今的分答有没有麻烦?有。所以呢?

世界上有两种CEO,一种戴眼镜的,一种不戴

总的来说就是,今年不戴眼镜的CEO都不太顺。

如果有一针兴奋剂摆在你面前……

人都存在幸存者偏差,总觉得加班写出10万+,All In换来融资千万离自己很近。但是某讯员工、某宝总监、某涯主编猝死离自己很远。

京东的当权派已经被打倒

龚小京作为中央房改办正处级干部。和各部委周旋18年。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未必逊于那些外企高管和创业者出身的副总裁。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前支付宝是用来支付的

我理解支付宝对打开率的担忧,但他们可能忘了,我们打开支付宝的次数太少主要是因为穷。

邢山虎感受到丁磊发出的洪荒之力

如果说互联网行业有洪荒之力的话,那么我猜八分都在游戏行业,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黑魔法,都是从游戏行业衍生出来的。

推荐文章